两魁魉

[DmC/VD]心脏。

胡乱想到的梗胡乱造的大纲迷迷糊糊写出来的产物

铁皮士兵→维吉尔
灰狼玩偶→但丁
棕猫玩偶→凯特
木偶婴儿头部→曼达斯
除此以外其他角色应该都是老鼠(。

1

月明星稀。

柔软的毛发浸染在大落地窗前皎白的月光下,服服帖帖的显得灰狼温顺又随意,一双湛蓝水晶铸成的双眼折射月光反复辗转,搁浅于漆黑瞳孔,如同上天给予天之骄子的恩赐。

自后方传来窸窸窣窣脚步声响,灰狼抖了抖听觉极好的狼耳回首去看向声源。

棕猫的步伐灵巧且优雅,额头上五角星的印记让她显得特殊。棕猫身边伴着一位铁皮士兵,士兵的双唇紧抿,除了面颊,全身被蓝黑两种喷漆包裹,冷漠严肃两个词语在他的神情上流离。

在灰狼的记忆里,士兵应该有同他一样明朗的双眼,但现在已经失去了光彩,变成了两枚湛蓝的再普通不过的扣子,不会有一丝波澜流露。

“…但丁。”

棕猫有些艰难的开口,她的神情也异常严肃。灰狼在想今天是什么日子,能让这两个人一起摆出这副表情,而且还在深夜造访。
然后灰狼也配合的把双唇抿成一条直线然后簇紧他的眉头。好吧,他知道自己刻意摆出这副表情有点像个白痴。

不、不,应该回归正题,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事,灰狼的瞳孔逐渐聚焦清晰,压抑的气氛让他拉回他跑远到千里之外的思绪。灰狼明朗的视线转移到棕猫举起的猫爪,棕猫曲指敲了敲士兵左胸口用一块单独的铁板遮掩的部分。

灰狼知道士兵在那里藏了什么,但是他忘了究竟是什么东西摆在那里,成为了一道不能跨越的沟垄。

空灵的响声,士兵的表情像是灵魂出窍。

棕猫郑重的开口。

“维吉尔的心不见了。”

“……啥?”

灰狼的神经显得迟钝自喉咙发出富有他特色的单音节,尾音显得疑惑且迷茫。灰狼没理清时间地点人物还有这个让人难以接受的离奇结果。——或许灰狼还是知道些什么的,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胸口泛着愚钝的痛感。

士兵打开那块单独的铁板,灰狼迷迷瞪瞪的去看,惊醒了梦中人,神志在瞬间化为清醒,事件的结果哽咽在他的喉咙中。

空空如也。

“我的心不见了。”

“你的心不见了。”

灰狼和士兵同时开口道出事实,一瞬间灰狼感到横在他心中的迷茫不安感烟消云散,化为灰烬落在地面上永不复醒,他甩头摒弃不知来源的心绪。

“凯特,你知道点儿什么吗?”

“我想……知道曼达斯吗?
他是老鼠们的首领,而且极其喜欢耀眼的小玩意儿,不过这只是个流言,实际上我也不清楚。”
棕猫说,她蹵起眉头,她心里没底。

“去一探究竟。”

“冒险不够妥当。”

话语同时响起落地,士兵和灰狼面面相觑,灰狼撇嘴无声投去一个让士兵妥协的耿直眼神,灰狼的双眼神采奕奕,让士兵的心虚动摇,他可能会就此妥协,但是在这之前——

“嘘,我听见什么声音。”

灰狼压低了音调示意棕猫和士兵躲起来,灰狼不仅听到了齐刷刷的脚步声还嗅到了即将发起进攻的气息,他活动手臂,勾起唇角笑了,獠牙若隐若现显得致命且危险。

“好像自己送上门来了?
——哇、看来人多,先撤。”

评论
热度(12)

如此作为

© 两魁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