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魁魉

「惇云」挡箭

#首发名朋
#惇视角

“醉卧沙场君莫笑!”

是那一片儿黄色土地尽显荒芜贫瘠,马蹄声经久不息让它长久的遭受折磨,现如今却是如此飞沙走石,虽看着干燥难受,但这是一股子潇洒又不息不止的快感,想这之上曾又有多少将士奋勇杀敌,向战争献出了自己这份儿荣光与生命,令人激动万分,无法自拔。

也莫去掩盖自己这份儿心情抬眸直直传递于眼前年轻将领,四下转了眼珠观察详尽只是觉得他比之前被唤作“龙”之前更为清爽和坚定,便不再有那年轻气盛迷茫,锐利长枪泛着清冷银白光芒与此时静静的在他胸口灼烧的热情成反比。

回首是千军万马,浩浩荡荡竟一眼望不到边儿,跟那赵子龙交换一个眼神明了心里都自知意味抬手示意军队不多动作,几乎是同时翻身下马,他甩甩长枪,俺挥了链刀,气势使得风云突变,空气波动都变得不同于别处,是一股子气流相互冲撞不分上下。

却是有一股异样搅翻了本相互对峙的气势,突然惊觉脚掌发力后转谁知军队是当俺的命令为耳边风,箭矢似波浪层层向着身后赵云而去,小腿一迈一个滑步顺势将他圈入温热胸膛之中,属于自己军队的冰凉箭矢插入了身子,是一阵经久不息的疼痛。

冷汗随着鬓角冒出,牙根咬的死劲,手掌和身躯发力抵挡痛苦,神经的琴弦一瞬间全部被拨动,爆炸般的疼痛遍布全身麻痹的神经逐渐麻木无感,眼皮子也愈来愈抵挡不住倦意的侵袭,鲜血从伤口泊泊而出,活生生想个莲藕。

“你那是啥表情?俺只是信守承诺罢了!
俺又死不了,真的,难不成你不信俺的实力?

那不就得了。”

这馊主意是谁下达的也早已心知肚明,念想自己脸庞横遍深浅不一皱纹又想他一肚子坏水儿,常念叨的就是“宁教我负天下人”,一股子中二气息不说又暴露了老奸巨滑,似他那八字胡还历历在目,到嘿嘿笑起想着把这胡子扯了去。

俺要的公平公正的战斗,是是处浑身解数的快感,是登上胜利宝座的激昂慷慨!而不是什么走捷径获取利益,这样取了一个正直的强者首级,俺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玷污了战斗之名。

“赵子龙,你可要记住 。
俺还没输!”

黑暗降临,耳边萧萧瑟瑟马蹄声和壮怀激烈嘶吼声全部同尘土般趋于平静诉说着悲哀和怨恨,或是歌颂将领而激昂凯歌一曲终了,机械式的耳鸣重复萦绕耳畔,心中沸腾情感也渐渐退却。

俺从来不留遗憾。

评论(1)
热度(23)

如此作为

© 两魁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