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魁魉

[宫本武藏X夏侯惇]结缘。

*冷cp崩皮慎
*夏侯惇视角首发名朋

初。

长安、长安,那即是长久的安乐,可日夜笙歌,无能软弱的人在共享一杯虚伪的羹,根本没有什么安乐,不管是哪里都会有永无止境的争斗,似是这长安底下的糜烂腐朽,黑暗的气息生根发芽,俺觉着这终究是会毁了他。
人人的心思不会相同,更何况俺又拒绝束缚。

是举世一片繁华富荣,日日夜夜歌舞升平灯火阑珊,华丽的不像个城,像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处处滚着琉璃金边儿,高挂着油纸灯笼亦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摩肩接踵于一个个街道看着看那,小食儿和工艺品啥的都深得人喜爱,就算是俺也对这布鞋爱不释手。

此次前来,是为了找到居于此地的高手一决高下,为了变的更加强大,让自己脚下这条强者之路更加厚实牢固,一步步使劲儿下踏,让每一个动作都是俺前进的证明所以来挑战更加强大的高手,证明世人变强永无止境,也号召所有人变的更强,享受与强者交手的感觉!

那剑仙和治安官,亦或是治安官身边那只俺记不住名字的小密探,个个名号皆是如雷贯耳,且并不是有名无实,而是真正的强大,他们特立独行,各有不同的凌厉之处,令每人都口口声声的夸赞,甚至漂洋过海穿去了扶桑。

糟糕,愈是想就愈激动,好似生下来人就会哭泣的本能一般,是从祖辈降临之时就流传到现在俺自己的血液中流动的当时俺们一家子的本能,打心底子的热爱战场和斗争,导致身子都在战栗个不停。

握拳深呼吸试图压抑这份热情,舒眉呲牙将手心刀柄握紧,发力一甩至肩头便抵上了大刀刀刃,自然大步流星四处打量接下来做点儿啥后眼前一亮,立于那里的是一栋酒楼,酒香气肆意横行,似是老鸨招引客人那般,诱惑着人的酒瘾。

酒馆。

竹子造的酒馆似可用清丽一词描述,虽说这气味满是酒香和菜香,但是也破坏不了气氛,迈步实在的一脚一脚找了个中心位置坐下,把刀从手心儿中收起搁置背后背着它,滴溜溜转了转眼珠子察觉着气势有股微弱的强势自傲辉煌,环视一周后未了察觉了那人。

他能把自身气势压抑的很自在,别的不说,就光这点无非无名之辈!

刚才压下的热情又被激起了千层浪,有愈发旺盛的趋势,为了不委屈自己这份想要战斗的心情撑着桌子起身走向那跟其他剑客谈天论地的男人,眉眼稍与咱们这儿的人不同,口音怕是扶桑的剑客,要说、扶桑的剑道可让俺也为之佩服!

不管跟谁决斗都是太无聊了?
嗬!俺今日就告诉你啥才叫痛快!

“你可是异常厉害?”

粗声粗气问出口,使得那男人对面的剑客立刻噤声,似是俺的声音借着空气传遍了整个酒楼,气氛是寂静且莫任何杂音的,连咀嚼声和呼吸声都截然而止,男人见此状只是眯了眯瞳孔,从瞳孔底下繁衍出令俺欢喜的锐利目光,这是强者才有的警惕和高傲!

“这样罢,我不用我的长短刀。”

谁知开口便是这个,热情好似被他这一盆儿冷水浇个冰凉,皱眉比起之前带了是人都能听出来的不满,怒火也蹭蹭蹭钻上脑门儿,吐气吸气来让自己的选择保持冷静,毕竟虎头虎脑容易让任何人导致失败。

“你这是看不起俺…?”

“我只是怕太没意思了,如果有冒犯,那我表示歉意。”

他只是起身,脸上表情于俺相比那一定是波澜不惊,令人火大,这感觉就像你用全力打在空气里一样,反正对方不生气,你的目的依然没有达到,只能忍受自己的不悦,酒馆内恢复了嘈杂,那些人议论纷纷,更是火上添油,俺觉着自己的眉毛快要纠缠不清了。

撇嘴将背后刀刃握住抽出,莫丝毫犹豫便把它扔到地上,抬眸对方也识趣屏息,待到一秒后都释放了气势,似是狼虎争斗,回荡在空气中泛着压抑,两股气势的交界处发生波动,令人心烦意乱。

“口气真大。
俺叫夏侯惇!是今日、战胜于你的男人!”

此次一战,就此结缘。

是一片空地,平静到平静着,半点儿风没有,人的气息也是如此嗅不到一丝,大抵在这片儿地界的只有俺和这位扶桑人,面对面而立,在空气的流动中传播着气势,在进行一场无声的争斗、棋盘的博弈,非得分出一个你死我活,老虎猛扑用尖锐的獠牙撕扯龙身,龙一个摆位将虎甩出九霄云外继而飞去跟上似是要连接几计结束战斗,虎却反击翻腾身子一眨眼间游移到龙身侧,正欲张嘴靠近,龙的反击使得他们再次矛盾拉开距离。

琢磨这心理之战到是太不过瘾,已经静默半晌,终掌心和指节同时发力提起大刀在凌空中一挥一道气流掠过尘土隔断还未收敛的气势,给了他一个下马威,见人反应快速向旁移可怕是就差那么一点儿便被击中,鲜血泵裂而出,似潺潺溪水一点一滴落入地面。

本想他会被心理压制保持距离攻击,谁知他却突然突击到眼前脚步行云流水划过尘土移至身侧抬手用短剑直向脖颈大动脉而去,那可叫一个快准狠,赶忙提刀侧着用刀刃抵住了他,一时间寒光四起,这刀背都已经贴上了俺的鼻尖儿。

越打越猛!俺才不怕你什么技术高湛!

论力气还是俺稍胜一筹,僵持不下几秒他便被弹开,借反力后退几步准备下一回合的攻势,瞧他似条龙般高傲强大、干净利落,在这段时间的休息中约莫瞧出了龙屏息阖眸敛唇的模样,暗自期待他接下来会如何应付。

眼皮周边肌肉正因讶异而拉扯着它,瞳孔也随之缩了一圈儿,眼前人两手长短刀也似绕圈儿的龙般上下扭打翻飞,刀刃掠过空气使得随之流动,剑气迅速终搅成一卷儿风,他顺势对着前方一身手把卷风送到这边,本想侧身躲过奈何不够风速快,令人违反不了的被送至半空,肌肉忍受着持续的刀割疼痛,绞肉机似的对俺身子为非做歹。

好在这疼痛没有续太久,身体的重量终归是应了地心引力和地面来了一次狠狠的撞击,这第二回合也算是画上了句号,俺这次简直可以说是毫无缚鸡之力,而且这争斗的输赢也算是一个了解。

俗话说三局两胜,但是这一局就能把俺给了结。

要问俺不甘还是莫不甘,那肯定是不甘的,但比那中小家子气更强烈激烈,似是凶涛骇浪,回荡在俺心窝子深处的敬佩和崇敬,似是他在俺心中立下了一个明确的目标,打到了他,俺就是一次大迈步!

土地被阳光晒的发热,灼灼似火舌般舔着俺的脊背和脊椎,刚一战了的余热还在血液细胞中叫嚣着、肌肉也为此战栗着,满腔热血在沸腾着冲向脑门儿,好像是刚破晓时那股撕裂黑暗的畅快感。

有人缓缓走近,并且入了俺的视线中,他微微抬起的下颚此时终于垂下,过长的发从他颈窝穿过,漂亮精致肌肉横行的手臂向俺这边伸出,忙不迭起身握住他和俺同样不满老茧和疤痕的手掌,温热到是温热的。

俺看到了他笑肌缓缓上扬的瞬间。

“宫本武藏!承让!”

“好罢好罢,俺可是深刻记下了。
这次叫一个酣畅淋漓!兄弟、你可是真正强者,俺在此敬佩!

你且瞧你下一次的输盘!

胜者将是俺!”

评论(4)
热度(24)

如此作为

© 两魁魉 | Powered by LOFTER